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克•李斯佩克朵【巴西】:杀鱼的女人

来源:世界文学World Literature(微信公众号) | 孙山(译)  2018年07月25日10:13

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1920—1977),出生于乌克兰的一个犹太家庭,出生不久即随家人移居巴西。她于1944年出版处女作《濒于狂野的心》,之后陆续出版了小说《光》《围困之城》《黑暗中的苹果》等。小说《黑暗中的苹果》获卡门·多洛雷斯奖,儿童文学作品《爱思考的兔子奇事》获得卡伦加奖。

在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的文学写作中,动物被赋予的不同的意义,构成了最为重要的他者。动物对于主体建构具有重要意义,正如巴西著名哲学家、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最重要的研究者贝内迪特·努内斯所言:“动物宣告了被日常、习俗与社会关系所压制的低等存在的在场。通过动物,活跃的生命渗透进日常,加强了我们与低等的恐惧及有机生命之间不可摆脱的联系。而文化和历史,由于不可能将我们的自然完全人类化,永远无法让这些联系满足。”

杀鱼的女人

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作 孙山〡译 闵雪飞〡校

真不巧,那个杀死了两条小鱼的女人就是我。可我向你发誓我不是故意的。我呀,连杀死一个活物的胆子都没有,哪怕是打死一只蟑螂。

我以人格担保,我是一个可以相信的人,有一颗温柔的心:我打心眼里不会让孩子们和动物们受欺负。

但我却杀死了两条红色的小鱼,两条不会伤害任何人,也没有什么雄心抱负的鱼——它们不过想活着。

人也想活着,可幸运的是,在活着的同时,他们也尽力去做一些好事。

我还是没有勇气立马讲出那件事是怎么发生的,但我保证,我会在本书的结尾告诉你们。你们会读到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不知道会不会原谅我。

你们一定要问了,为什么偏偏一定要在书的结尾呢?

我会回答:

“因为在书的开头和中间我要给你们讲一些故事,与我养过的那些小动物有关,这样你们就会明白我真的不是故意杀死那些小鱼了。”

等这本书要结束时,我希望你们多了解我一点儿,会宽恕我。我求你们原谅那两条“小小红”的死亡——在家里我们都把小鱼叫作“小小红”。

我一向喜欢小动物,小时候,我养了许多猫咪。我曾养过一只母猫,它时不时地就会产下一窝小猫,而我从没有抛弃过任何一只。

这样一来,家成了我快活的小天地,而对大人们,则是地狱。终于,他们对我的猫咪忍无可忍,背着我把母猫和它新生的幼崽藏了起来。

我难过极了,发了高烧。

于是,他们给了我一只布做的猫来陪我玩。

可我理都没理它,因为我只喜欢活生生的猫。

过了很久,我的烧才退去。

好吧,让我们来换一个话题。

我还是先给你们讲些重要的事,这样你们就不会因为我的罪行而感到难过。如果我有错,我会向你们坦白,因为无论对男孩还是女孩,我都不会说谎。有时,我只会对某些大人说谎,因为我别无选择。他们真烦人啊!你们不这样想吗?他们竟连孩子的内心都不懂。孩子可从不惹人厌。

现在我只能告诉你那两条鱼是饿死的,因为我忘记了给它们喂食。过一会儿我再讲,但要保密哦,这事只有你们和我知道。

但愿在书的结尾你们能原谅我。

在讲故事之前,我想让你们知道我的名字叫克拉丽丝。你们呢,叫什么名字呢?小声告诉我,我的心会听到。

我希望你们能把这个故事读完。我要告诉你们:我家里有很多的“自然动物”。“自然动物”就是既不是请来的也不是买来的动物。这么说吧,我从没邀请过一只蟑螂来陪我吃下午茶。

我家里有许多“自然动物”,但谢天谢地,老鼠却很少,我一看到它们就又害怕又恶心。

妈妈们几乎都怕老鼠,但爸爸们却不怕,他们甚至喜欢老鼠,因为他们拿捉老鼠和杀老鼠来寻开心。你们同情老鼠吗?

我同情老鼠,因为它们不是让人们喜爱与关怀的好动物。你们会关心一只老鼠吗?不过你们可能不怕老鼠,在很多事情上,你们比我要勇敢多了。

我有一个朋友,他小时候养了一只白鼠。那可怕的东西经过时,我简直恶心极了,只能紧紧抓住我朋友的手。那是一只母老鼠,名叫玛丽·德·法蒂玛。

玛丽·德·法蒂玛死得十分悲惨(我嘴上说“悲惨”,但我打心眼儿里高兴)——一只猫飞快地吞掉了它,就像我们吃三明治一般。

我说过,我家里的“自然动物”都是些不速之客,它们就这么出现了,仅此而已。

比如吧,我家里有蟑螂。它们又老又丑,不但从来不做好事,甚至还啃坏了我衣橱里的衣服。

你们知道吗,我和蟑螂曾经有过一场英勇的战斗,而且我赢了。

我是这么做的:我给了一个男人一些钱,他这辈子只干一件事——消灭蟑螂。

这个男人会做一种叫做“杀虫剂”的东西,他把药水撒得满屋都是。药水的气味很浓烈,对人体无害,但却能把蟑螂熏晕,甚至把它们杀死。

可是,有一只蟑螂好像在死之前小声提醒了它的同伴我家十分危险。就这样,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蟑螂王国,它们再也不来我家了。六个月后,蟑螂们终于壮着胆子回来了,可我又叫来了那个杀虫的男人,于是它们又跑掉了。

除了老鼠,蟑螂是另一种让我同情的动物。它们没人疼爱,大家都想除掉它们。有时,父亲会手拿拖鞋满屋子跑,直到逮住并把它们拍死才罢休。我同情蟑螂,因为没有人愿意对它们好。它们只会被其他蟑螂爱上。可我没有错:谁让它们来我家呢,我又没有邀请它们。我只邀请了那些我喜欢的动物。当然啦,我也会请大人和小孩子。

你们知道吗,现在我决定邀请男孩和女孩们来我家。我会开心地给每个孩子一块蛋糕,一份饮料和一个吻,印在他们的额头上。

我家的另一种“自然动物”是什么呢?……你们猜!

猜到了吗?没猜到也不要紧,我来告诉你们,这个“自然动物”是一种小壁虎。它们很好玩儿,不但不伤害人,还喜欢吃苍蝇和蚊子。这样,我家被它们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我并不伤害壁虎,可有的人会用拖鞋把它们拍成几截,有意思的是,拍下的每一截都会自己开始抖动。比如说吧,一条壁虎腿被拍断了,掉了下来,但还会在地板上踢蹬上好一阵子。残肢死前还能动,这可真是个谜啊。

有一件事我从来搞不懂,那就是壁虎那可怕的味觉,它居然喜欢吃苍蝇和蚊子!但当然啦,我又不是壁虎,它喜欢的我不喜欢,我喜欢的它也不喜欢。

一次,我们抓到了一只蚊子,然后拿着放大镜贴近观察它。你一定想象不出蚊子的脸是什么样儿的。它长得真怪。我不怕蚊子,也不怕苍蝇,但它们都让我很不舒服。而我的好朋友壁虎却能开开心心地帮我,因为对于它,蚊子是一道饭后甜点。我们是人,我们喜欢椰子点心,但壁虎却觉得很倒胃口。

壁虎不说话、不唱歌、不跳舞,也不喜欢我们,因为它怕人。不过,要是壁虎像鳄鱼那么大的话,那我们可就危险了。

现在我来讲讲那些请来的动物吧,我邀请它们就像我邀请你们一样。但有时“请”它们是不够的,得买才行。

比如,我曾邀请了两只兔子来我家里,为此,我付了一笔钱给兔子的主人。兔子有一段神秘的往事,也就是说,兔子身上有许多秘密。

我甚至还写了一本关于兔子的书,这个故事大人和小孩子都可以读。书名叫《爱思考的兔子奇事》。我很喜欢给大人和小孩写故事。如果他们喜欢我的故事,我会十分开心。

假如你们也喜欢写字画画或是唱歌跳舞,那就去做吧,这棒极了。一个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时,他心里就会暖暖的,不会再感到孤单。

我们还是接着说兔子吧。有的人吃兔子,我可没胆子吃,因为吃掉它就像吃掉了一个朋友。我家里养的两只兔子可都是我的朋友。

我家里还有两只买来的鸭子,整天都迈着那种可笑的步子跟在人的后面。

还有一种动物把人当成了妈妈,这就是鸡雏。在这方面,小鸡和人一样,它想念鸡妈妈温暖的怀抱。当小鸡因为想妈妈而啾啾叫的时候,当它哭鼻子的时候,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用手捧起它,捂暖它的身子。捧着小鸡时,你能感到在那毛茸茸软绵绵的身体里,有颗小小的心在怦怦跳着。在柔软的绒毛下面你能摸到它那纤细的肋骨。小鸡都很瘦弱。离开了母鸡,它没法活下去。我买过很多小鸡,大部分都死了。只有内心强大的小鸡才能活下来。

说起小狗呢,我养过两只。

第一只小狗是这么一回事:那时我住在一个叫做意大利的国度。一天,我在城里的路上走着,看到了一只混种小狗。

混种小狗很聪明,它一眼就觉得我是个好人,开始兴奋地冲着我摇尾巴。

我也一眼就爱上了它那张小脸。尽管它是条意大利狗,却长着一张巴西脸,它的名字叫作迪莱曼多。我付了钱给它的主人,把迪莱曼多带回了家。然后,我给它喂了食。我成了它的女主人,迪莱曼多仿佛开心极了,老是望着我,冲我摇尾巴。要知道,以前的女主人总揍它,所以,换了个主人,迪莱曼多才真开心。

迪莱曼多聪明得像个两岁的孩子,它整天粘着我,好让自己不感到孤单。它的食量很大,什么都吃,没过多久就胖了起来。

它一天到晚闻来闻去的:狗狗们嗅一嗅东西,就认识了事物。它们不怎么能思考,指引它们的是心中对伙伴和自己的爱。

迪莱曼多很爱我,每当嗅到我母性的气息和我常抹的香水味道,它都会兴奋得像个小疯子。这个香水有个法语名字,意思是“绿与白”,一个叫卡文的人调制出了它。你瞧,这个世界上做什么的人都有:有的女人会打狗,有的女人不打;有的男人以杀虫为生;有的男人调出了香水。我现在讲的这一切,等你们长大了会记得的,一个人的一生可以做很多事情。

可迪莱曼多臭臭的。它讨厌洗澡,觉得强迫它去遭这个罪的人就是大坏蛋。每天给它洗澡太费劲了,它总是带着一身的肥皂泡从浴缸里跑掉。最后,我一周只给它洗两次澡。自然,它身上有一股浓浓的狗狗味儿。我的鼻子很灵,所以我立马就闻到了。你的鼻子灵吗?我想你也是的,因为我们不仅是人类,也是动物。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动物,除了能感受,我们还能思考、拿主意、说话。而动物只会叫,不能说话。

你们知道我是怎么和迪莱曼多分开的吗?因为我要离开意大利,去一个叫瑞士的国家。那里的旅馆不许狗狗入内。于是我找了一个善良的女孩来照顾迪莱曼多。分别时,我难过得哭了,迪莱曼多也哭了。

多年后,我生活在另一个国家——美国,我买了一只美国狗,它叫杰克。我记不起它是什么品种的了,因为这对我不重要,各种各样的动物我都喜欢,人也是一样。

杰克整天叫个不停,看守着家门,不让小偷进来。

杰克的生活很规律,只做几件事:吃,睡,汪汪叫,恋爱,看家,与人玩耍。

杰克每天都兴致勃勃,因为它热爱它所做的一切。我也是这样,我一辈子做过几样事,我喜欢我做的事。但也有很多事我不是因为喜欢而去做,而是因为责任。杰克不如迪莱曼多聪明,可它天不怕地不怕,勇敢极了。

你们知道怎么了吗?事情是这样的,晚上,杰克就待在我家门前的花园里,它太尽职尽责了,整条街都被它自动纳入了守卫范围。每当有人从远处经过,它就会叫个不停,把邻居们都吵醒。

一天清晨,一个穿着睡衣的邻居来到我家,说他受够了晚上睡不了觉的日子。如果我们不把杰克送走,他就会拿枪打死它。

那个邻居当时很生气,我觉得他真的会杀了杰克。为了保住杰克的性命,我们把它送给了乡下的一户好人家,在那儿它可以随心所欲地叫。

我生命中就只有过这两只可爱的小狗。现在我要讲一个关于猴子的故事,它有点快乐,又有点哀伤。

你们想象一下:一天,我出去买东西,回到家,感到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大家都围在后面的露台上。于是我也去看热闹。

我全然没有预料到我会在那儿看到一只猴子。它长得又大又壮,简直像个大猩猩的幼崽。由于初来乍到,它躁动不安,紧张极了。躁动之下,它忽然向晾衣绳上跳去,结果把洗净了的衣服都弄脏了。它在晾衣绳上大喊大叫,比传达口令的水手的嗓门还大。它还把香蕉皮扔得到处都是,甚至砸到了我们的脑袋上。

这只大猴子就这样和我们住在了一起。每次我去食品储藏室,它都开心地从一头蹦到另一头,打翻所有的东西。

大家都知道,猴子是一种最像我们人类的动物。而这只猴子仿佛拥有人一般的生命。它像是个疯子。它把我家弄得一团糟,我决定把它送给山上那些小孩,他们喜欢猴子。全家人都很伤心,还为此而生我的气。

一年多过去了,有一天晚上,我走在大街上,准备去买圣诞礼物。路上满是买圣诞礼物的人们。人群之中,我看到了有人围聚起来,便走过去看看,原来有个人在卖猴子,它们穿着人的衣服,模样很滑稽。我想,要是我买一只猴子当作圣诞礼物的话,全家人该多么高兴啊。于是我挑选了一只温顺漂亮的母猴,它长得很小很小,穿着红色的裙子,戴着巴伊亚风格的耳环和项链。它很娇气,来到我们家后,几乎每天都在睡觉。

我们给它取名叫莱塞特。有时,它仿佛在笑,像是在为它的嗜睡而请求我们的原谅。说到吃呢,它几乎不吃什么东西。只是独自待在角落里,动也不动一下。

到了第五天,我开始怀疑莱塞特可能生病了,因为它蔫蔫的样子很不正常。

第六天,当我猜到时,我几乎叫了起来:“莱塞特要死啦,我们快带它去看兽医吧!”兽医就是那些专门照顾动物的医生。

我们担心极了,因为我们已经爱上了莱塞特,还有它那女人一般的面孔。天啊!我们是那么那么爱它!我把莱塞特包在一张餐巾里,打车飞奔到动物医院。医生们立即给莱塞特打了一针来挽救它的生命。那一针很管用,莱塞特好像完全康复了,因为它突然间变得很开心,到处蹦来蹦去,高兴地叫着,做出猴子们爱做的那种鬼脸来逗我们开心。那时我才发现,原来莱塞特也很爱我们,只是它之前病得太重,没有力气来表达。

但药效过去了,突然,它一动不动,躺在我的手上,安静而又虚弱。医生告诉我们一个可怕的消息:莱塞特要死了。

这时我们才知道,原来在我买下它的时候,莱塞特就已经病得很重了。医生叫我们不要买路边上卖的猴子,因为有时会有很重的病。我们焦急地问:“那现在呢,您准备怎么办?”

他回答说:“我会尽力去救莱塞特的,但它要在医院待一个晚上。”

我们回家了,餐巾里空空的,我们的心也空落落的。睡前,我祈求上帝保佑莱塞特能活下去。

第二天,医生打来了电话,莱塞特在夜里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知道,是上帝把它带走了。我的眼里满是泪水,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家人。可最终我还是讲了。大家都非常非常悲伤。

大家都很思念它,我的孩子问:“你说,莱塞特是不是戴着耳环和项链离开的呢?”

我回答说,一定是的,即使去了天堂,它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我的另一个孩子也很想念莱塞特,他望着我,温柔地说:“你知道吗,妈妈,你和莱塞特长得真像。”

要是你觉得我会因为像莱塞特而生气,那你就错了。因为人本来就和猴子长得很像。再说了,莱塞特那么美,那么优雅。

“谢谢你,我的孩子。”我说,吻了吻他的脸颊。

有一天,我会买一只健康的猴子。可我会忘了莱塞特吗?不,永远不会。

好的,现在来休息一下,因为我下面要给你们讲一个可怕的故事,就像警匪片那样。这是个爱恨交织的故事,都嵌在一颗心里。

休息好了吗?好的,现在集中精神,这个故事与狗相关,非常可怕。你们可不要觉得我在编故事。我保证我没有在撒谎,那些都是真事儿。

准备好哦,我要开始讲了。

我的朋友罗伯特有一条狗,名叫布鲁诺·巴贝里尼·德·蒙特威尔第。对于一只狗而言,这个名字有点儿长,可这确确实实是它的名字。人们叫它时只叫它布鲁诺,因为它的全名实在是太长了。

布鲁诺有一个朋友,它也是一条狗,叫做麦克斯,它给一位邻居看家。

它们俩非常要好,会彼此邀请来家里共进午餐,两只嘴挤在同一个食盆里吃。当然,布鲁诺和麦克斯都不会说话,它们只会汪汪叫。所以,午餐邀请都是这么传达的:叫几声,摇摇尾巴,停下来站一会儿,然后突然开跑。这样另一只小狗就明白了,会跟在后面,一起去吃午餐。

我忘了说,布鲁诺·巴贝里尼·德·蒙特威尔第很爱它的主人罗伯特,对他非常忠诚。它不允许任何人接近罗伯特,害怕它的主人被袭击。每天晚上,布鲁诺都会醒着,直到罗伯特回来才睡觉。我讲了这些,你们就会理解下面要发生的悲剧了。

一天,麦克斯正在布鲁诺家吃饭。这时,罗伯特进了厨房。不知怎的,麦克斯决定和他打个招呼。它接近罗伯特,靠在了他的腿上。

那一刻,布鲁诺惊住了,以为麦克斯要袭击罗伯特。为了保护主人,它冲了过去。

无辜的麦克斯被布鲁诺扑倒在身下,在猛烈的攻击下,麦克斯也开始还击。一场血腥的战斗开始了。

麦克斯的力气比布鲁诺大得多,布鲁诺被打得溃不成军。最后,罗伯特终于把它们给拉开了。

布鲁诺伤得很重,奄奄一息,心跳几乎停止。罗伯特赶紧把它送到了动物医院。在那里,布鲁诺被注射了一针强心剂,身上和头上的伤口得到了处理。它在医院住了好几天,直到恢复得差不多才回家。

现在我问你们:布鲁诺会怎么做呢?

布鲁诺实在是勇敢,竟然在伤好之后又去袭击麦克斯。可想而知,麦克斯又把它打得落花流水。这次,布鲁诺伤得特别严重,连耳朵几乎都被扯了下来。罗伯特再次把它送进了医院,它在那里待了两个月。痊愈后,它回到了家。

你们觉得,布鲁诺又会怎么做呢?

大家猜对了,布鲁诺又去找麦克斯报仇了。

这一次它实在是气极了,力气大增,像个魔鬼一般。

最终,它杀死了麦克斯。

狗狗们的世界与我们不同。没有警察来处理恩怨,只能靠自己解决。它们自己又是法官又是警察,甚至经常像黑帮一样大打出手。狗狗不懂得原谅。

这样,社区里的狗狗们起来反对布鲁诺,它们无法原谅麦克斯的惨死。

为了复仇,这些狗开始围堵布鲁诺。布鲁诺已经害怕得不敢出门。一离开家门,它就战战兢兢的,朝两边看来看去。

后来,布鲁诺见没什么不好的事儿发生,便又开始悄悄地出门去了。它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一天下午,布鲁诺孤独地走在街上,甚至为麦克斯的死而感到难过。那是它唯一的朋友。它很想念麦克斯。好朋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遇得到的。小狗都有一颗灵敏的心,它们能通人性。狗狗的世界里充满了爱,只需给予,而它们确实感恩地给予。布鲁诺很想念麦克斯,它非常悲伤,对罗伯特的爱让它杀死了自己的朋友。

那个忧伤的下午,布鲁诺甚至连嗅东西的心情都没有了。突然,街角出现了一只狗。

布鲁诺随即觉察到,很多条狗包围了自己,个个身高力壮。它很清楚,有仇必报是犬类的法则。它想逃跑,却冲不出包围,那些狗已经把它团团围住了。

包围圈越来越小,布鲁诺被逼到了一棵树下。

突然,那些狗一起向布鲁诺发起了攻击。它们依靠自己来伸张正义,我说过的,在狗的世界里它们自己就是法官与警察。面对五条狗的围攻,布鲁诺试图反抗,却无奈寡不敌众。

如人所料,最坏的情况发生了,那五只狗一直在惩罚布鲁诺,直到它断了气。

布鲁诺·巴贝里尼·德·蒙特威尔第就这么死了。

你们怀念布鲁诺吗?我怀念。布鲁诺·巴贝里尼·德·蒙特威尔第的生与死是伟大的爱的故事。

布鲁诺是太爱罗伯特了,因此,它不允许别的狗亲近他或是攻击他。

它与麦克斯之间的手足之爱同样很深,但布鲁诺最先爱上的是罗伯特。

你们为这个故事而感到难过吗?我请求你们,每当孤单时,去找一个人聊天吧。去找个大人,这个大人要对孩子们好,要理解小孩子有时也会痛苦。有时,他们会出于单纯的想念而痛苦,就像那些澳大利亚虎皮鹦鹉。我认识一个小女孩,她在剧院里弹钢琴,而且弹得很好。生日那天,她收到了一只澳大利亚虎皮鹦鹉作为生日礼物。她只得到了一只雌鹦鹉。不好的一点是人们如果要送鹦鹉,那就得送一对:一只雄的,再加一只雌的。鹦鹉这个物种十分恩爱,一天到晚都在亲来亲去,不可以分开。因为想念伴侣,雌鹦鹉甚至生病了。

好的,讲完了这个有些伤感的虎皮鹦鹉的故事,我要再讲一个故事,我想开心起来,也想让你们开心。

我要给你们讲的是一样很棒的东西:岛屿。

如果给你和你的小伙伴们一人一个岛,你们想要吗?我很想要,但我没有。

我的一位朋友买下了一座岛屿,好让自己和朋友们放松休闲。你们清楚什么是岛屿吗?岛屿就是一块被海水环绕的土地。

我想要你们和我一起去那座小岛。你们可以在海里游泳,打猎,到了晚上,能睡在吊床上。别害怕,我会和你们睡在一间屋子里,保护每个人。

岛屿周围的海里什么都有。有各式各样的鱼,甚至还有海马。海马游泳实在太好看了:简直就像是男人和女人在翩翩起舞。

这座岛很美。

哪里美呢?空气永远清新,龙爪茅迎风歌唱,蝴蝶汇聚成城。我和朋友们一起探索着这座岛屿,一片竹林之中,伫立着这个蝴蝶之城。它们在林中空地上生活,时而向上翻飞,时而俯冲而下,围着我们转。蝴蝶有大的、小的、蓝的、黄的……什么颜色的都有。在独属于小岛的静谧中,蝴蝶仿佛在举办舞会。

小岛的安静很特别,岛上动植物的声响会将这静谧穿透。如果一个人温柔地掬起一柄植物,会听到它的叶子在歌唱,甚至还会和人说话呢。很神奇吧。但这取决于一个人是快乐还是悲伤,喜不喜欢美好的事物,爱不爱说话。

我的朋友买下了小岛,这样,孩子们不开心时就可以在那里住一阵子了,他们还没有和动物或植物说过话。我的朋友去海里游泳时,一只海马接待了她。

海的深处是蔚蓝色的,那里也有其他颜色,因为五彩的海胆、海星和摇曳的海藻点染着海浪。

你们觉得我在编故事吗?

要是我向上帝发誓我这本书里讲的都是真的,你们会相信我吗?那我就向上帝起誓我说的都是实话,它们可都是真事。我尊重孩子,不会欺骗他们当中任何一个的。

好的,谢谢你们相信我。我不想被当成一个爱说谎的人。

除了大鱼和小鱼,海里面还有海豚,它们简直就像小鲸鱼一般。

陆地上也有动物,有五颜六色,大大小小的鸟儿,有蛇,蚂蚁,还有蜥蜴。住所的门窗都要关着,以免蚊子,蛇,还有蜥蜴跑进去。岛上还有不少骡子。

岛屿很大,连它的女主人都不了解它的全貌。岛上有一片原始林,从没有人去里面探过险。

夜晚海上的娱乐活动特别吸引人。我们打着手电去捉鱼,还在海中植物发出的磷光下潜水。你们可以问问大人什么是“磷光”。

岛上盛产水果,有木菠萝、腰果、黄酸枣、番荔枝和香蕉。椰子从高高的椰子树上掉下,如果人不小心,会砸到头的。岛上还有红白相间的番石榴与血红血红的樱桃。

岛上那些巨大的竹管输送着饮用水。

这个岛屿太美了,夜里,我甚至不敢独自一人睡在吊床里。这座岛屿生长着各式各样的树木与花果。

永远住在岛上是一件伤心的事儿,因为没有人愿意和家人朋友分开。不过我们不必一直待在岛上,度一度周末就足够了。

好的,我们不说岛这个话题了,继续讲动物的故事吧。我有一个朋友,她的狗朝着我不停地叫,它叫得那么凶,我简直也想冲着它汪汪叫了。

每当动物怕我的时候,我都很生气。我那么勇敢,是会去保护它们的呀。你们谁要是害怕,我也会去保护你们、安慰你们的。我知道孩子们害怕什么,因为我也曾是个孩子。直到现在,某些东西依旧让我害怕。

另一个朋友有一条叫波利娜的狗,它很普通,比很多人与狗都要普通。波利娜是完美的母亲,它独自照料幼崽,不给它们洗澡,而是把它们舔得干干净净的。每当我朋友走近,它都会用嘴推推小狗,介绍给她。波利娜教会了孩子们奔跑和玩耍。

波利娜很敏感,有些神经质。它老远就能感觉到有人来了。当人生气,或是它犯错的时候,它都会靠着墙,可怜巴巴地看着人们。

关于马,我没有什么故事讲给你们,真遗憾,因为马是一种非常美丽的动物。

好吧,现在我终于可以讲讲我的罪行了:我杀死了两条小鱼。我发誓不是有意的。我发誓不是我的错。如果是,我会承认的。

我的儿子要去旅行一个月,让我来照顾鱼缸里的两条小鱼。

可是一个月太久了。不是我靠不住,而是我实在是太忙了。我也要给大人们写故事呀。

妈妈或是佣人要是忘了关炉子,等去看时,饭肯定已经糊了。我也在忙着写故事。我干的事儿就和忘记关炉子把饭烧糊一样,我三天没有给鱼喂食!可怜的鱼啊,它们一定饿坏了。

除了喂食,我还要不断地为鱼缸换水,让鱼儿在干净的水里游泳。

鱼食也不是什么都行,得去专门的商店买。鱼食是一种有些吓人的粉末,不过它的味道肯定很好,因为鱼儿全吃了。

它们肯定饿坏了,就像人一样。饿的时候,我们人会说话,会要吃的;狗儿们会汪汪叫;猫儿们会喵喵叫。动物们都会发出叫声。但鱼儿就像棵树一般安静,它们不能发声,没法呼唤我们,管我们要吃的。所以,当我看到它们时,这两条小红鱼一动也不动,瘦了许多。可怜的鱼儿,它们已经饿死了。

我做了这件事,你们会生我的气吗?原谅我吧。对于我的疏忽,我也生我自己的气。可后悔已经太迟了。

我请求你们原谅我。从今往后我再也不粗心大意了。

你们会原谅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