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中国第一部童话集《酉阳杂俎》 最早的“灰姑娘”型童话

来源:文艺报 | 王泉根  2018年07月25日09:04

世界早期儿童文学在发展进程中有一个共同现象,即由作家深入民间采集、记录、整理、转述、编纂、出版民间童话,这些童话作品往往成了相关国家与民族儿童文学的开基之作,甚至成为代表该国形象的文化符号。最著名的有德国格林兄弟的《格林童话》、法国贝洛的《鹅妈妈的故事》、挪威阿斯彪昂的《挪威童话集》。中国古代有没有这样的作家作品呢?答案是有的。本人认为:唐代作家段成式采集整理出版的《酉阳杂俎》,正是中国版的“格林童话”,也是中国第一部童话集。

段成式与《酉阳杂俎》

段成式(803-863),唐代著名志怪小说家,学者,字柯古,邹平(今山东淄博邹平)人。其父段文昌于中晚唐间官至宰相。段成式以荫入官,为秘书省校书郎,后升至吉州刺史、太常少卿。段成式与李商隐、温庭筠均善于以四六体写章奏等公文,因三人排行均为第十六,时称“三十六体”。段成式虽是忙碌的唐朝公务员,但他同时也是一位本性酷爱民间文化与民间文学、性喜采风猎奇的学者,长期的积累与伏案,使他终于完成了笔记小说集《酉阳杂俎》。

《酉阳杂俎》存世版本有前集20卷,续集10卷。《新唐书·艺文志》将《酉阳杂俎》列入子部小说家类。《酉阳杂俎》内容丰富庞杂,全书分类编录,一部分内容属志怪传奇类,另一些记载各地与异域珍异之物。据作者自序,“固役而不耻者,抑志怪小说之书也”。所记既有仙佛鬼怪、人间百态,也有动物、植物,还有酒食、寺庙等等。续集中的《寺塔记》2卷,详述长安诸佛寺的建筑、壁画、诗文等,保存了许多珍贵史料,成为后人编修长安史志的重要文献。

关于《酉阳杂俎》的性质,《四库全书总目》评其“论者虽病其浮夸,而不能不相征引。自唐以来推为小说之翘楚,莫或废也”。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评其“或录秘书,或叙异事,仙佛人鬼以至动植,弥不毕载,以类相聚,有如类书,虽源或出于张华《博物志》,而在唐时,则犹独创之作矣”。由此看来,这是一部文献整合与文学原创相糅合、诡异神秘与史料遗文相杂参、虽然有浮夸无稽的内容但又有相当的可“征引”价值的“奇书”。

但从中国小说史与幻想文学创作的角度看,《酉阳杂俎》最有价值的正是其诡怪、荒渺、浮夸,特别是其中“志怪异”的《诺皋记》2卷与《支诺皋》3卷,这是唐代志怪小说的代表作品之一,鲁迅予以高度评价,认为可与唐代的传奇小说“并驱争先”。如果从童话的文学特性考察,“志怪异”的《诺皋记》与《支诺皋》,正是周作人所认准的古代“成文之童话”。本文称《酉阳杂俎》为中国第一部童话集,指的就是以《诺皋记》与《支诺皋》为中心的童话作品。

世界上最早的“灰姑娘型”童话

《酉阳杂俎》何以堪称中国第一部童话集?这有多方面的考量。最重要的是《酉阳杂俎》保存了世界上最早的“灰姑娘型”童话《叶限》,使中国经典童话的发表时间早出欧洲七八百年。

《叶限》是世界儿童文学史上的经典童话,也是世界文学史上最早见于文字记载的灰姑娘型童话,故事情节完整生动,人物形象鲜明可感。作品讲述了南方吴洞孤女叶限的艰难生存与神奇经历。叶限是一位聪慧勤劳而又富于同情心的少女,但她备受后母虐待,被她救获的一条神鱼竟被后母凶残地诱杀吃掉,并将鱼骨埋藏。神鱼化为仙人,告诉叶限鱼骨的位置,叶限只要祈祷鱼骨就有求必应。洞人节来到了,叶限穿上向鱼骨祈祷而得的翠衣金鞋,悄悄出去参加节日集会,但被后母觉察,慌乱之中失落了一只金鞋。这只金鞋后来传到毗邻海岛上的陀汗国王手上。国王又惊又喜,命令一国女子试穿金鞋,借以寻找它的主人,最后终于找到了叶限。国王迎娶叶限为王后,灰姑娘彻底改变了命运。但故事的结尾并非是欧洲灰姑娘童话式的大团圆,而是以国王贪心祈求失灵、鱼骨被海潮卷走告终。

《酉阳杂俎》叙述的是中国式灰姑娘故事,在曲折离奇的情节发展中,塑造了4个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叶限善良勤劳虽处处受虐但不改本心,后母阴险狠毒最终自得恶报,神鱼感恩报恩而又憎爱分明,陀汗国王求美得美但又因贪心失去灵物。中国式灰姑娘故事的核心是传递劝人向善、感恩知报的东方人伦道德与处世准则,体现了以善为美、以德为宗的审美期待,而不是欧洲式灰姑娘故事以嫁给王子改变阶层命运沾沾自喜的小情调。

《酉阳杂俎》所塑造的中国式灰姑娘叶限,之所以具有世界经典童话的普遍性意义,其中的艺术关节就是那只得而忽失、失而复得“其轻如毛,履石无声”的金鞋子,而且只有“色若天人”的美女穿上它才合脚,这是世界“灰姑娘型”童话故事的关键标志与情节,并以此区别于一般后母虐待孤女的故事。比较文学研究已经证明,晚唐由李士元口述、段成式笔录下来的《酉阳杂俎》中的叶限,是世界上最早用文字记录下来的“灰姑娘”形象,比法国贝洛(1628—1703)于1697年所搜集发表的《鹅妈妈的故事》中的《灰姑娘》要早830多年,比意大利巴西尔记载的灰姑娘故事也要早七八百年,这已为许多学者所认定。

童话含金量极高的《酉阳杂俎》

《酉阳杂俎》的童话含金量高,而且数量多,在历代幻想文学集子中位居第一。即使按照今天的童话标准衡量,至少可以选出50余篇作品。主要作品有:《吴洞》《吴刚伐桂》《旁竾》《一行》《鼻中息肉》《阿主儿降龙》《蓬球入仙境》《寻血涂鹤》《魔杖》《长须国》《灯花婆婆》《柳成入画》《小飞人》《瓶中婴儿》《海神筑城》《邵敬伯传书》《王运化虎》《韩确梦鱼》《豪家子奇遇》等。

《酉阳杂俎》的许多童话作品都堪称经典,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古典童话的艺术长廊。经典童话除了《叶限》,再可举例《鼻中息肉》与《旁竾》。

《鼻中息肉》情节生动曲折,结构完整,形象鲜明,酷似《聊斋志异》中的故事,其中,民间少女鼻孔中所长的两块息肉,居然是天庭失踪的两位乐神!天帝派白马少年下凡来寻找,不料因白马脚与蹄相连接的弯曲部位受伤跑得不快,而被捷足先登的外来和尚取走了。少年巡官痛责自己没有完成任务,天帝必然会怪罪于他。如此奇思妙想,翻空出奇,实在使人惊叹古人想象力之丰富,真可谓“思理之妙,神与物游”。“结虑司契,垂帷制胜”。(刘勰《文心雕龙·神思》)

《酉阳杂俎》中的《旁竾》是“两兄弟型”童话的经典,这部作品充满喜剧色彩,从民间故事型类学分析,这是由“龙蚕型”、“偷听话型”、“长鼻子型”组成的复合故事。新罗为朝鲜古国,与唐朝关系密切,旁竾是新罗第一贵族家族的祖先,因而有人认为这是一个朝鲜故事。《旁竾》中的两兄弟形象为哥哥善良、弟弟丑恶,贫穷的哥哥需要养蚕种地,富有的弟弟居然将蚕种与谷种蒸熟了再给他,存心欺凌,心藏恶念。但奇迹就这样发生了:惟一存活的小蚕居然长成了蚕王,四周的蚕都飞到哥哥家来做茧,使蚕茧堆积如山。而那株惟一长大的稻穗却被飞鸟衔走进山,哥哥紧追上山,意外地获得了山中红孩儿遗留的宝物金锥子,从此过上了只要敲击金锥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好日子。贪婪而又愚蠢的弟弟知道哥哥的这一秘密后,也将稻谷蒸熟如法炮制,果然也随飞鸟进山,但他的结果却是被红孩儿们当做盗贼抓住,罚做苦工,他实在难以忍受,最后只好接受被拉长鼻子的处罚,狼狈下山。弟弟鼻长如象,丑陋无比,抱愧而终。

《旁竾》表现出对饱受欺凌的哥哥的同情与对自私贪婪的弟弟的鞭挞嘲讽,这种兄弟善恶二元对立并最终都获善恶报应的叙事逻辑,对以后的民间故事与童话产生了很大影响:“口头流传的故事中,也有将两兄弟角色变换成地主与长工、佃户的,如山东的《长鼻子》、陕西的《追老雕》和广西瑶族的《敲敲鼻子的烟火头》。主题由表现家庭纠葛,转变为表现阶级对立。”(刘守华《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研究》)

《旁竾》作为经典童话最具儿童文学艺术特色与儿童化的是这样三个元素:一是要啥有啥的宝物金锥子,使儿童的愿望满足欲得到极大释放;二是山中月光下出现的一群“赤衣共戏”的红孩儿,他们击打宝物,饮酒取乐,快乐无比,像这样想象奇特的儿童游戏场景,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是一个完全没有成年人干预的儿童世界;三是儿童式的处罚方式,将鼻子拉长,居然拉成了象鼻子,这才是儿童式的心理与情趣,比之意大利童话《木偶奇遇记》中的说谎鼻子就会变长,固然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旁竾》中的长鼻子比《木偶奇遇记》(1883年出版)中的长鼻子却要早出1000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