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散文•随笔

搓绳子

2018年04月26日13:57 来源:中国作家网 思乡远梦

绳子,在生产生活中用途广泛,必不可少。绳子的历史来源于古书上“结绳记事”的记载。结绳记事是在文字发明前,人们所使用的一种记事方法。即在一条绳子上打结,用以记事。搓绳子是民间一项传统手工艺活,旧时的乡下,每到农闲,老人们就忙于搓绳子。

绳子按其材料大致分麻绳、棕绳和草绳几种。麻绳有苎麻绳、青麻绳、红麻绳、蠢麻绳等,棕绳是用棕毛搓制的绳索,棕毛,也叫综丝,就是棕树的树干外包裹的树皮。草绳则以稻草为主,有些湖草也可以用来搓绳子。

绳子按其用途来分,有系牲畜的绳,如牛绳、马缰绳;有用于船网的,如纤绳、网绳;有用于日常生活的,如井绳、晾衣绳。在某种程度上来讲,绳子同“系”,如托起箩筐的绳子,也叫箩筐系,挑水时,挽在扁担和桶梁上的绳子叫桶系等。绳子也可以用来分界,丈量田亩等。草绳,不等同收获谷物捆草头的草葽子,它比葽子细。草绳,一般用于绑过冬的树干或捆扎粗货,如陶瓷类,锅碗盆钵这些,也作防汛用。

不管是什么绳子,有何用途,但都得拧成一股绳,绳子才有力。在没有机械打绳子的年代,搓绳子用的是人工,靠的是两手掌。人坐在凳子上,喷过水的麻类放在凳子的一头。根据要搓麻绳的粗细,先拿几匹麻理齐,分成两边,双手并拢一搓,在开端处打个结巴,免得搓的绳子散开,再用屁股坐住那个打结的一段绳子,不断地加麻,不断地搓,这时,麻绳在手掌中就会不断增长。

所谓的十八般农活我都干过,刚开始学搓绳子,首先是用集体的麻,偷着给自己去搓一根绳子做裤带。只怪当时穷,村民都买不起皮带,腰里抹的裤带不是麻绳就是布巾的,有的村民根本不抹裤带,用一短布条,连着大腰围的两裤耳,系紧即可。生产队逢下雨天安排男劳力搓绳子、打葽子,妇女们筛粮食、砍棉饼。我学搓绳子,时常是手掌捻得发紫,绳子搓得松松散散,粗细不均,拿生产队长批评我的话就是:搓的绳子只能箍抱鸡母。慢慢地,绳子搓得牢实均匀,又光又溜了。只是自己在搓绳子时,姿势太难看,别人是手用劲,而我是浑身用劲,脖子犟着、侧身坐着,每搓一下,嘴跟着也歪一下,习惯不好,始终改不了。

鞭绳,是赶牛用的鞭子绳子,多用苎麻搓制,绳头有几个结巴,抽得牛背起梗。鞭绳搓得细而结实,不到米长,由三股纥成,用细绳将鞭绳连接在鞭杆上。苎麻是我地的特产,多是卖到了供销社和麻纺厂。苎麻销价高,用它来搓的绳子小用,不划算。

农村里种植蠢麻多,搓普通的绳子多是选用它。蠢麻,学名苘麻,也叫白麻。是当地一种较原始的麻种,主秆较粗,枝杈较多,叶柄呈梧桐树叶形,开小黄花,长出像磨盘式的果状,结出黑籽,入夏种植,秋节收割。削去枝杈,经过浸泡后,把麻皮从麻秆上剥下来,洗净晾干后,绞成小捆,置于通风地方备用。蠢麻坚韧结实,搓出的麻绳可纥成革缆等。“麻绳子串草鞋,一代(带)管一代”,打草鞋除了用的是草绳,再就是用蠢麻绳子作鞋带了。

在那没有尼龙绳的时期,都得靠蠢麻来搓成各种各样的绳索。大到拉牛车、板车,犁、耙、耖所用的革缆,小到绑箢箕、系麻袋口、编织帘子,都少不了这蠢麻绳,就连不想活了的人去吊颈,也得用到它。当地也盛产青麻和红麻,它只是一种经济作物而已,卖给工厂用于纺织或编织麻袋。用其搓的绳子疏松,一拉就断,没有用。

钩绳为何物?是用三股绳子合成一股后,其一端连接着木钩,用于捆柴草用的绳子,因有一木钩,故叫“钩绳”。钩绳是一对,3米来长,大拇指粗细。如用钩绳去捆疏松的穰草和棉梗等,先把钩绳往地上一放,把几捆穰草叠起在钩绳上,钩绳的另一头拌在木钩丫,使劲束紧,然后打一活扣系在木钩上,这样,一头穰草就捆好了,再去用另一根钩绳去捆另一头。两头的穰草捆好后,用冲担挑起,不管走多远,穰草都不会散捆,方便实用。

犁索,俗称革缆,革缆用途广泛,农田耕作和运输的犁、耙、耖,牛车、板车,都要用到革缆,就连打片硪、抬棺材也少不了它。不过这革缆不是皮革的,而是麻绳纥成的。革缆也许叫轭缆,估摸是拴牛轭头而来,没有考究。社员们搓好长长的麻绳后,拿到路边去纥革缆。麻绳的一头系在路边的树干上,另一头套根短竹筒,用一根筷子系紧绳头,筷子逢中部分靠着竹筒口。一只手握住竹筒,用一只手的指头转动筷子,去绞麻绳。麻绳上了劲,用干布勒光滑后,就可以由二人开始去纥革缆了。

革缆一般是三股,即把这根上劲的麻绳三等分,但只能是以一等分双过来,绝不能去剪断。有经验的社员在纥着革缆,每纥一根扣,我就用手去串过一遍麻绳,不然就会打结。双过来的麻绳纥一遍是二股,再把系在树干上的那一截麻绳双过来去纥一遍,麻绳就变成了三股的革缆。纥牛绳的方法相同,只是牛绳比革缆细,纥起来要轻松多了。纥牛绳、纥革缆用的是手力和肩力,内行人纥牛绳和革缆,紧固坚牢,拿在手里可直立起来。

草绳和草包是防汛的主要物资。上世纪80年代,随着个体户的发展,我地靠汉江边的村民,打草绳、编草包日夜忙碌,厂家用的是简单的人工手摇机具,产品有单股草绳,也有合股草绳,所生产草包品种齐全,价格便宜,质量一流。打草绳是一项辛苦行业,每打成一捆草绳,村民手里的摇把不下千次。一天劳作下来,累得筋骨疼痛。

“岁暮景迈群光绝,安得长绳系白日。”如今,手工搓绳已渐行渐远,而在大集体时,搓绳子、讲任务、记工分、抵超支,那段流逝的蹉跎岁月,将永远铭记在我心里,双手铜钱厚的老茧也永远都不会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