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醉了

2018年04月26日13:39 来源:中国作家网 一鸣蝉

每天网上发文,终于有一天,有文章被杂志社选发,得稿费三十块。

揣着杂志社寄来的汇款单,我暗自得意,媳妇却冷冰冰扔过来一句:“天天网上熬夜,就熬了个三十块,瞧把你乐的,我随便上网上抢个红包,也不止三十!”

我听了就笑笑,说:“你那是别人施舍,我这是自己挣的。”

媳妇听了就冷讽一句:“瞧你这酸腐劲,都什么年代了,还给的挣的!钱早让人拿来当玩儿了。”说完又补充一句:“就你这三十块,看你好意思上邮局去取!”

我强辩一句:“又不是偷的抢的,我这也是辛苦挣的,有啥不好意思去取!”其实话一说出,我心里还真有点发虚。

揣着三十块汇款单,我一个人来到镇上。我先找了家小馆,喝二两酒下肚,壮着胆子继续往邮局走。

我颤巍巍迈进邮局的门,仗着酒劲,我递过汇款单对营业员说:“给我取一下稿费。”营业员是个女的,接过汇款单看了看,说:“哟,三十呀!不够你来回跑一趟的。”说着,钱已点好递到我手里。我接过钱,正想回敬她一句,却发现她多给了我十块。“真粗心!”我心里头嘀咕,仗着酒劲,我悄悄将钱塞进口袋,心里想:“你不是嫌我这稿费少嘛,这十块就算你追加的了!”

我暗自得意,颤巍巍出了邮局的门。

我走在街上,看到人们都在看我,仿佛都在说:“这人怎么醉成这样!”我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

走过一条街道,来到一个街口,我看到有人在募捐,好像是为了某山区贫困儿童,募资助学。人们陆续的走过,捐献的人不多。有人在议论,说:“都说在募捐,谁知道那钱落入谁的腰包呢!”

我们这个社会,人们越来越富裕,信任度却越来越低。仗着酒劲,我颤巍巍走近募捐箱,掏出刚从邮局取来的四十块钱,塞进了募捐箱。我听到有人在说,说我喝醉了,有人却跟着掏出钱,往募捐箱里塞。

我捐完钱,转身正要离开,那邮局的女营业员却跟了过来,对我说:“我刚才取给你钱的时候,多给了十块,你没数数?”

我指了指募捐箱,对她说:“你刚才给的钱,我全都捐献了,你就当是跟着我做了回贡献!”

那营业员还想说什么,瞅了瞅我,又瞅了瞅募捐箱,然后噘了噘嘴,转身就离开了。

她走了,我也走了。离开募捐的地方,我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我的酒还没全醒。媳妇问我:“你的稿费呢,取回来了没?”

我跟她说:“我全给捐了。”

媳妇听了却笑笑说:“你可真行!苦熬慢熬,就三十块钱,你还给捐了!”

我笑笑说:“这是喜好,没钱我不一样写嘛!”完了我就凑近她,对她说:“我还让邮局的营业员跟着我捐了十块呢!”

媳妇听了问是怎么回事?我就把经过跟她说了。她听了就乐了。她说我喝醉了,我却觉得我做了件有意义的事。

进到屋内,我倒在床上就睡着了。我感觉我是真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