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美丽的误会

2018年04月24日14:30 来源:中国作家网 拙夫

大半年了,侯慧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一个夜晚都是似睡非睡,脑子一片混沌。大半年下来,颧骨凸起了,眼眶变得乌黑了,原本丰润的身躯也变得十分纤细。

这种状态还在继续,侯慧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日子总得一天天过。不管是快快乐乐,还是闷闷不乐,都得过。

好不容易送走了旧的一年,又迎来新的一年。

大年初一这一天,侯慧哪里也没有去,整天窝在家里。天色刚刚暗了下来,就上床了。可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直到窗外传来马灯舞的音乐声和各种嘈杂声,侯慧那双无神的眼睛依旧是睁开的。

又是一宿没睡的侯慧懒洋洋地爬起,走到窗前,将遮掩得严严实实的窗户推开。

窗外传来更加嘈杂的声音,爆竹声、吆喝声、敲锣打鼓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组成了春节特有的喜庆气氛。

刚刚将窗户打开,侯慧随即又将窗户关上,拉上窗帘,房间里变得毫无光亮,喜庆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侯慧走出房间,简单洗漱后,感觉肚子空空的。她打开冰箱,取出昨天中午做的、准备晚上吃而没有吃的饭菜,放进锅里热了。

饥肠辘辘的侯慧端起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饭菜,吃了几口,又放下筷子,那双混沌的眼睛向屋子的各个方位搜索着。

屋子里摆设依旧,就是看不见一年前的人和事。

面对此情此景,侯慧毫无食欲。她用力地将刚刚吃了几口的饭菜推到餐桌中央,像一个耍小脾气的姑娘,急匆匆地离开餐桌,跑回房间,躺在床上。

躺在床上的侯慧泪流满面。

大年初二,是回娘家的日子,这是他们村一直以来的规矩,二十三年来,她一直都是这一天回娘家的。可今年,她是回呢?还是不回了呢?回吧?一个人回去算个啥呢?如果不回,又该怎么跟年过八旬的老母亲说呢?侯慧很纠结,想了一宿都找不到合适的答案。

怎么办?怎么办?侯慧出去又回来,回来又出去,在客厅与房间之间走了不下七个来回。最终,她还是走出了家门,只是没有像往年一样,带上大包小包,只是背上了一个小包。

出了家门,侯慧习惯性地往东面大街走去。

街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侯慧低着头,走走停停。约莫走了三里地,她停下了,侧过身,呆呆地望着大街对面。

大街的对面是一所中学,大门紧闭着,门卫室里传来二胡演奏的声音,这声音,侯慧太熟悉了,从二十多岁一直听到去年,整整二十三年又四十三天。虽然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听到了,但这声音依旧像一块巨大的磁场,将侯慧牢牢地吸住了。

突然,一个身穿红裙子,留着长头发,手上提着一个礼品袋的人在门卫室前停了下来,随即悠扬的二胡声戛然而止,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门卫室里走了出来,打开小门,领着红裙子走了进去。

看到此情此景,侯慧不顾一切地往校门的方向跑去。

“你个老不死的,想不到大白天的,也敢将小妖精带到上班的地方来!”侯慧嚷嚷着跑到门卫室前,不停地捶打着门卫室旁边的那扇小门。

“慧儿啊,你怎么能跑到我上班的地方大吵大嚷呢?”门卫走了出来,将小门打开,说道。

“就许你泡妞?就许小妖精在大白天里偷男人?还不许我说了?!”侯慧咄咄逼人。

“慧儿,你说我什么都行,你怎么能将人家闺女骂上了呢?”门卫劝说着,双手用力地拽着侯慧,努力地往校园内拉。

“是大婶吧?”红裙子从门卫室走了出来,笑眯眯地问道。

“都是你们做的好事,让我失去了一切!好你个狐狸精!”看见红裙子走了出来,侯慧走上前去,挥起右手,不顾一切地就要去打红裙子。

看到这架势,红裙子吓懵了,一双脚本能地往后退。

“慧儿!”门卫一声吼叫,高大魁梧的身躯立马横亘在两个女人中间。

门卫的吼叫声让两个女人都愣住了。她们用怪异的眼光看着铁塔般站在眼前的男人。侯慧停止了近乎泼妇般的辱骂,红裙子也停止了后退的脚步。

“大婶,您误会大叔了。大叔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他也一直夸您是最好的媳妇。”红裙子说道。

“在你的眼中,这个老不死的当然是最好的男人了!”红裙子的话,非但没有让侯慧的火气湮灭,反而将侯慧心中积压了大半年的火全都点燃了起来。

“大婶,您真的误会大叔了。我是这个中学毕业的学生,如果不是大叔的资助,我恐怕早已经辍学了。正是因为有了大叔和您的资助,我才能够顺利完成学业。去年,我大学毕业了,在深圳找到了一份不错的职业。大叔大婶,你们是我的再生父母。你们的大恩大德,我没齿不忘。今天是大年初二,按照我们客家人的规矩,我来看大叔大婶了。想不到因为我的出现,严重影响了你们的正常生活。实在对不起!”说完,红裙子双膝跪在侯慧和门卫大叔的面前。

“闺女,你怎么能这样呢?”

红裙子的举动让门卫大叔傻眼了,他赶忙将红裙子扶起。

“大叔,这是我参加工作后积攒的一点钱,麻烦大叔帮我转交给母校里最需要帮助的学生,密码是您一直用的,651010。”红裙子将一张银行卡塞到门卫大叔的手中。

听到这个熟悉的数字,侯慧一阵激灵,“651010”不正是自己的生日吗?

侯慧正想开口说话,门卫大叔的嗓门已经亮起来了:

“闺女,你家里正缺钱,还是自己留着吧!”

门卫大叔将银行卡重新塞进红裙子的手中。

“大婶,大叔,你们多年来所做的一切,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大爱。如今,我长大了,应该将爱的接力棒拿过来了。大叔大婶,你们就满足我的这个请求,将这张银行卡收下吧!”

红裙子说着,将银行卡重新塞到门卫大叔的手中,然后转身拿起礼品袋,从礼品袋里取出一件羽绒服。

“大婶,这是给您的。我没有见过您,是我从您跟大叔的合影中猜的尺寸。不知是否合身。”

红裙子将羽绒服披到侯慧的身上。

此时,侯慧似乎明白了先前家里发生的一切是怎么回事,对红裙子的举动也不抵触了,她乖乖地配合着,将手伸进了羽绒服的衣袖。

“大婶,正合适。颜色喜欢吗?如果不喜欢,我马上给您换去。”给侯慧穿上羽绒服,红裙子仔细端详了一下,说道。

看着身上穿着的羽绒服如此合身,侯慧的脸上重新绽放出久违了的笑容。

“你个老不死的,你怎么不早说呢?!”侯慧走到门卫大叔的跟前,双手捶打着门卫大叔厚实的脊背,说道。

“慧儿,我多次跟你说,相信老公,老公绝不会做出任何出格的事的,可你总怀疑我将家里的钱拿去泡妞了,还死活要跟我离婚。”门卫大叔一脸的委屈。

“我能不怀疑你吗?你要的零花钱越来越多,可你把烟戒了,酒也不喝了,连早餐也不吃了。问你零花钱都去哪里了?你说用到该用的地方了。你瞒着我,不相信我。你越不说,我越怀疑你,最后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你就是混蛋!”侯慧双眼噙满泪水,但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大叔大婶,大过年的,我们应该高高兴兴才对啊!来,笑一个,我给你们照一张全家福,愿大叔大婶在新的一年里笑口常开、幸福美满!”红裙子拿出手机,将镜头对准侯慧和门卫大叔,按下了快门。

侯慧笑容满面依偎在门卫大叔身旁的姿态被定格。

门卫大叔拿起心爱的二胡,尽情演绎着《花好月圆》,优美的旋律让侯慧如醉如痴,也让红裙子喜上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