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奇异变幻 气象高华   ——读温皓然的长篇小说《太阳是方的》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滑富强  2018年04月23日14:59

温皓然创作的长篇小说《太阳是方的》,是一部美奂美伦的后现代古典主义力作。

作家采用魔幻浪漫的手法,以一个小女孩秦婳为引线,通过她纯真而又带有超常洞察魔力的目光,把隐藏于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妖孽神怪”,看得一清二楚,揭露得淋漓尽致。初读,以为它是一部神魔小说。鳖精嫉愤,毁损百年风脉宝地的阴险之举,梵净山仙家弟子尤鹿、丹枫遭劫被谪之灾,都写得神乎其神,动魄惊心。较之《封神榜》《西游记》有过之而无不及。

细读之,则顿觉这并非一部志怪小说,而是一部现实主义的杰作。通观全书,由始至终,都由一条神秘的“禅机佛理”的绳索,把所有的人物紧紧缚住,如同如来佛的手掌,任孙猴子怎么跳,也翻不出他的神掌。这是一种超凡的力量。作家温皓然正是以这种超凡的力量来表达自己的理想,借魔幻的力量来惩恶扬善的。

神奇浪漫只不过是美丽的外衣,现实主义才是它的躯体。在这部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某些奸诈邪恶的商人,处心积虑地谋夺财富,明目张胆地践踏他人的权益。心黑手辣的“出版商”,骄侈淫逸的房地产开发商,都张着血盆大口吞噬着善良的人们的劳动果实。文坛混子加商海无赖的鱼老总,勾结权贵谋取暴利又蛮横之极的萨曼陀,都被刻划得入木三分。演艺界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某些制片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可以轻易地左右着演员们的艺术生命。这种“山大王”的丑恶嘴脸被描写得惟妙惟肖,抑扬尽致。文学圈内,形形色色的文化公司,雇枪手炮制教材、出版书籍,侵害作者的合法权益等黑幕也被揭露得淋漓尽致,令人叹为观止。

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完美的结合,是这部小说的最大艺术特色。我惊叹温皓然的创造力和深厚的学养。正如温儒敏教授为这部小说所写的序那样:“作家以史诗的雄浑笔力、浪漫色彩和抒情笔触对当今社会中的芸芸众生以多视角、多元素的创作手法,进行了深入精微的剖析。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作家将热情澎湃的文字化为了一条神秘的‘捆仙锁’或‘黄金绳’,缚住了读者的心灵。这时,你既奈何不了她的实中有虚,又不免要屈服于她的虚中有实。有时,索性就甘愿听从她那‘光华馨采,涉笔成趣’的驱使摆布了……”在这部书中,作家温皓然把浪漫主义发挥到了极致,使得整部小说情致深沉而气象高华。

《太阳是方的》犹如一部当代版的《红楼梦》,书中的萨母与贾母酷肖,同样的华贵慈祥和深明大义;《红楼梦》中有刘姥姥初进大观园,惊叹贾府之繁华富贵,《太阳是方的》里则有小女孩秦婳进入萨家的名流府邸,惊叹其华贵豪奢;《红楼梦》中有十二金钗,《太阳是方的》里亦有穆般若、秦芙、展昙娜、穆丹、安茜香、萨扶苏、蓝媚黛、辛依米等一班仙姝佳丽;《红楼梦》里有纨绔子弟贾琏、贾珍一干人等,《太阳是方的》中则有萨向中、鹿蒙之这样的风流浪子;贾宝玉有“通灵宝玉”,秦婳则有洞察魔力的“悉昙”;王熙凤泼辣,萨曼陀则更加骄狂……

文学大师孙犁说:“文学艺术,除去给人美的感受外,它们都是人类社会的一种教育手段,即加强和发展人类的道德观念而存在。文学作品不只反映现实,而是要改善人类的道德观念,发扬一种理想。”《太阳是方的》正是孙犁先生所倡导的那种既反映现实,又改善人类道德观念,寄托人民和作家理想的优秀作品。作家思想的锋芒直达读者的心灵。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这部小说中,作家温皓然的创作技巧和文字功力,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诗经》《离骚》明清小说的文化底蕴,可以感受到佛学、美学的魂魄,也能感受到鲁迅先生那种“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的现实主义文学的精神。书中写现实生活的,多用现代语言,写魔幻部分的,则多用古典白描。两套笔墨巧妙融合,既继承和发扬了中国古典文学的优良传统,又有全新的创造。在一部书中同时运用两套笔墨,是我以往小说阅读经历中所没有见到过的。

相信凡是读过这部作品的读者,都能感受到作家温皓然深厚的国学功底和多方面的文化修养。衷心希望温皓然能再接再厉,为广大读者奉献出更多发聩震聋的作品。